仙四劫---我的剧情分析

来源:畅游仙剑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09-10-07 07:17

沉溪初遇
云天河:爹以前嘱咐过的,早晚三柱香……你不知道他发起脾气来多可怕……
天河这是在对小野猪说话,可以看出天河的纯心,他自始至终都把生灵当成有灵性的,和人一样有情感可认知的交流对象。(这也是逼出来的吧,一个人在山上这么多年,要是不找个对象说说话可真要闷死了)
大山猪甚是聪明,先后利用引蛇出洞、指东打西计把天河引入山洞后救出自己的孩子,按下不表。
天河进入山洞后,对猪妖拔剑就射。菱纱无意久留,一个烟雨夺魄就跑了,留下天河对着开始苏醒的望舒剑惊诧莫名。

??:嘘为云雨,嘻为雷霆。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这话真是霸气十足!
韩菱纱:你、你再仔细想想,你爹真的没有说起过剑仙之类的话吗?
云天河:爹只教我练剑,说长大以后不至于受人欺负。
天青至死不再提剑仙二字,足可看出他对那些那些所谓剑仙的鄙视与不屑。
韩菱纱:你记住了,山下和山上不一样,不是只比谁的拳头硬,凡事都要讲个规矩,就像老百姓要听当官的,当官的要听皇帝的。
说穿了还是比拳头,只不过老百姓的拳头硬不过官家的拳头,官家的拳头又硬不过皇帝的拳头。
(怎么感觉最近越来越有唯暴力论的倾向……)(这句话写于前边一句话的一个月之后:我已经是彻头彻尾的暴力论者了,唉~~以前那个单纯的我啊…………)
云靳:岂有此理!放肆了!!
村民乙:竟敢对村长无礼?
云靳口上说今日要“就事论事”,可一旦理屈词穷之际,还不是搬出权势压人。大概那些所谓的权威人物都是这样的吧,处于下风时都习惯用强硬的武力维持自己的权威。
云天河:……唔,这个干粮怎么比那个粽子还难吃,又干又硬,吃得好噎……
韩菱纱:出门在外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哪来这么多挑剔。
菱纱整日漂泊在外、风餐露宿,吃这些难吃的干粮时,恐怕也经常拿这句话安慰自己吧。
韩菱纱:……咦?你要去哪?
天河一有动静,菱纱立刻就醒了。看得出她平日出入墓穴险地,熟知江湖险恶又是孤身一人,因此担惊受怕,连觉都睡不安稳,养成浅眠的习惯。这么多年连睡个安稳觉都不可得,纱纱真是叫人心疼……
迷香梦绕
韩菱纱:可恶!我们尽快离开这儿,这柳家真是莫名其妙,连你这种山顶野人都要收作女婿,说不定他女儿比你大上十岁八岁,早已经徐娘半老了!
听见天河要被收作女婿,菱纱立马就要逃跑,连最基本的好奇心(为什么要收野人作女婿)也没了。
云天河:唔……菱纱,什么叫啊?
韩菱纱:什么?!你哪里听来的?!是那个柳大人说的对不对?他说我是偷东西的小贼?!
云天河:是、是啊,他讲的时候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韩菱纱:胡说!我韩家子孙习风水堪舆、通机关巧槛,世世代代都是独行千里的陵墓大盗,又哪里是白痴小毛贼可以相提并论的?
韩菱纱:以后不许说我是贼,不然我翻脸了!

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菱纱自然不愿被贬低身份和形象,因此警告天河不能再提此事。也是,哪个女孩不是想在心仪的人面前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呢?

云天河:你……
韩菱纱:哼,你谁啊?凭什么把人当猴耍?还说无害,那些臭女人、臭灯笼打在我身上还不是一样痛!
韩菱纱:喂,我说的对不对?
云天河:……
韩菱纱:喂!!
云天河:…………
韩菱纱:看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有这么好看吗?
云天河:啊?!
云天河:没……没…………好看……
菱纱以本能的危机意识先行发难,而且急切希望得到天河的认同,可惜天河还在回味吃过的饭菜一直默然不语。然后菱纱不无吃醋的责问天河,此时天河第一个“没”是感觉到了菱纱的不高兴而顺她的意思,第二个“没”是第一个“没”的延续加上正视梦璃后的迟疑,而那个“好看”则是由衷的评论,语义与前面两个“没”直接断开,但他真正决定要保护梦璃一生一世的时候还在后边。
柳世封:她、她便是那个女贼?!如此说来,带罪之身岂能四处乱跑!这位姑娘理应回到衙门,听候发落。
柳世封:这、这……全是歪理、全是歪理呐!

感觉柳波波处事呆板,不知变通,远不如梦璃的灵巧。看来之前说的梦璃是头号人物的说法开玩笑的成分并没那么多,梦璃为寿阳百姓可说是尽心尽力。

云天河:我……我跟你说~这里的饭菜好吃得不得了!我们多住几天,又能多吃几天咧~~
韩菱纱:……你刚才……一直不说话……都在想这些?
云天河:对啊,你说要离开柳家的时候,我真有点难过。
据此我并不认为天河对梦璃是一见钟情,我觉得在女萝岩外梦璃第一次露出笑容的时候才是天河真正觉得梦璃的惊艳,直接就看呆了~~~~~
柳世封:夫人说的甚是!多亏璃儿巧手,把山上的离香草做成熏香,从此各地商贩争相竞买,连京城里的贵人都对这种香赞不绝口,寿阳也才有了今日的富庶。
云天河:唔……这样很、很好啊……和妖、唔……怪有什么相干?
韩菱纱:笨蛋!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
韩菱纱:还有那糕点,你从哪里拿的?太没礼貌了吧!
阮慈:没关系、没关系,这桌上的核桃糕原本就是留给天河的。
阮慈:慢慢吃,小心别噎着。
云天河:唔,这个好吃,我正好肚子咕咕叫了~
韩菱纱:(……丢脸,真想当作不认识他……算了,当他不存在好了……)

看到这段简直笑翻了。仙剑系列剧情台词都是鲜活灵气,充满生活的自然幽默。大概笑的越多后面就哭的越多吧…………
韩菱纱:……弄得这么狼狈……真讨厌……
韩菱纱:可恶可恶可恶!到底是哪个家伙挖的陷阱,管他是人是妖,姑娘我非把他揪出来狠狠教训不可!
菱纱气的不止是因为通晓机关巧隘却中破破烂烂的陷阱,估计更多是在天河面前与梦璃相形见绌输了一截而感到气愤。
韩菱纱:……梦璃,被你这么一说,我气早消了,它们确实蛮可怜的……
这儿“它们”即天河。菱纱对天河的怜惜又上一层。
槐枝:喵~~老大说人有好坏,你是好人,对我们也很好,所以我们要感谢你。
这个道理,几人真正明白。
韩菱纱:嘻嘻,县令大人你可要言而有信哦!别再让官差追着我跑了!
可是从后面的npc对话看,还是有人不明白为什么菱纱被放走,上下通道不畅啊……
云天河:哦~听起来……还挺不错的,呵呵。可是……那个……连、连去茅房都要一起,不太好吧?
柳梦璃:…………噗~~云公子真是有趣。

这里“茅房”虽颇为不雅,可竟能逗得梦璃掩嘴而笑(第一次啊),可见梦璃以完全接受天河单纯的天性,丝毫不以为忤,甚至开始喜欢了。如果我们身边有的女生和梦璃异地而处,恐怕会扇天河一个耳光后转头就走吧…
柳梦璃:云公子,你昨夜休息得可好?
云天河:好、好……我很好!

梦璃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客气话就让天河脸红心跳、语无伦次,可见天河已经动心了。
韩菱纱:梦璃你的眼光不错哦~造这把弓的人可一点也没偷工减料,玉片都是用上好的碧玉打磨,这样一把玉腰弓肯定价值不菲了。
在那个男子主动的时代,梦璃送天河一把这样贵重的弓,可见她对天河好感度也是相当高了。
裴剑:小姐……你多保重……
曲终人散,主角们即将产生缠绵的爱情。对外不能摆脱僵硬礼教的裴剑,对着他们的背影立在原地。镜头正对着他逐渐拉远,我就一直看着他直到黑屏
柳梦璃:淮南王陵?!
柳梦璃:可是……贸然进入那里,有违法令,怕是不好,何况你的通缉告示才撤下没多久……
韩菱纱:不用怕啦~凡事都有变通嘛,我们此去又不是搜刮宝器,不过是借人家的地盘当一下过道,堂堂一个王爷,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柳梦璃:……嗯,既然你都有打算,就按你说的。

梦璃并没有再提异议,可以看出她对菱纱的信任和尊重。
韩菱纱:……梦璃,我们走!别理那个傻笑的家伙!
云天河:啊!你们、等等我啊!

貌似梦璃早知天河对自己的好感
柳梦璃:……人心里的记忆本是最重要的东西,这样随随便便夺取,未免过于残忍……
无意冒犯只是有感而发:即便这么说,真要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谁也不曾犹豫。后边千佛塔内那帮和尚,还不是个个中招……
韩菱纱:(……………………又~没~在~听……留着体力赶路,我忍!)
一路上菱纱为了说“我忍”,为自己找了很多理由,比如“不教而杀谓之过”、“时机不对”等,其实菱纱内心深处(潜意识)根本就不想责罚天河,只是给自己不喜欢天河的表面找理由而已。
柳梦璃:我看我们就顺着菱纱所指的方向赶路吧,我相信菱纱,一定不会有错的。
这不是客气话,而是真信任。其实我觉得梦璃和菱纱之间一直都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两人也一直在努力保持这种关系。原因后面会说到。
云天河:菱纱,你不是说这东西再在地下埋一千年,就能变吃的吗?
云天河:这么奇怪的东西,我要带走,找个地方埋起来~
柳梦璃:……
韩菱纱:难道你能活一千年再吃吗?

可是后来天河的寿命真的可以千年啊……如果后来紫英又把它挖出来埋在土里,天河吃了后会不会复明呢……无限期待中…………
弦歌问情
书生:姑娘息怒,姑娘息怒!我家的小黄胆子特别小,别人一吼它就害怕……
韩菱纱:……胆子这么小,还做什么狗。
书生:岂、岂有此理……脾气这么坏,还当什么女人……
韩菱纱: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书生:没有,不敢、不敢,小生先走一步!

短短几行,这个书生被刻画的栩栩如生。(对阿黄的喜爱、胆小的性格和书生的礼节等)
净念:你当记得,棋盘是禅堂,是山林,不是沙场。对弈之乐在于坐隐,在于忘忧,而不是自寻烦恼。
这个所谓“坐忘”,在茶道之中,貌似是一个很高深的境界,有兴趣的朋友不妨上网一查。
牡丹:说什么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我奏的曲子哪有这能耐呀!司马公子最爱说笑了!
诗句出处貌似是赞扬李凭的《箜篌引》,可惜梦璃虽以箜篌为兵刃,却并不见对于她琴技的描写,真有点可惜。流水逐落红,箜篌因情动……
玉芙蓉:反正都是要陪人饮酒作乐,与其对着一群秃头的胖子,不如对着两个年轻俊秀的公子,所以我才喜欢苏少爷和公孙少爷~

牡丹:司马公子总赞我弹奏的曲子比京里教坊司的还动人,若真是如此,我还会坐在这里吗?这些有钱男人的话,没半句是真心的。
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其实很冤枉啊。环境造人,她们又能怎么样呢。整天与嫖客和看客打交道,如果有情有义,下场多半会更惨。
宋豪书:唐女侠,你放我上路去京城吧!再耽搁,我就要赶不上今年的殿试啦!
唐含秋:这有何难?凭你夺命书生的本事,要抵挡我手中的长剑,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哈哈~~~~这读书人遇到唐家大小姐,一样有理说不清~~~~~~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书生既能有资格参加殿试,他日蟾宫折桂也说不定,虽说两人现在对秦家媳妇自杀的事持完全相反的观点,但这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秦逸和琴姬之间感情的缘故。一旦有切身了解,这二人能成一对也说不定。不止这样,此时身在即墨看花灯的夺命书生宋笑生的确邀请过唐含秋,不知是不是也会发展出一段故事呢。前途无量的幽默书生和豪放无羁的帅气侠客同时争夺一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胡思乱想中~~~~~~
PS:这个“含秋”的名字起的很好啊,美目含春,秋波暗送,真绝!
谭八:十八年前,江湖上曾出现过一名人称影煞孤魂的杀手,他在一夜之间连杀四十名白道高手,之后力竭而亡!不过最近好像又有传闻说那影煞孤魂并没有死,而且已经在陈州隐居很久啦!
这人应该就是布庄的董老板了,有金·水滴好人的话为证。这个董老板是上软制作团队中的人的化身吗?又是谁呢?为什么他会在一夜之间连杀四十名白道高手,还与知府的灭门惨案有关?
韩菱纱:没什么,我们求仙是一片诚心的,更感激剑仙出手相救,怎敢有其他念头,璇玑姑娘也不过是心直口快。
韩菱纱:……我见璇玑姑娘聪明伶俐,一定很得令师叔的喜爱吧?
菱纱这话先回答了怀朔,再声明自己的诚意断了璇玑的怀疑,又为璇玑开脱,最后顺着璇玑说她喜欢的事,同时还夸她聪明伶俐,终于哄得璇玑转怒为喜,真是高啊。
想提个疑问,在初次御剑的动画里为什么有菱纱捂鼻子的画面?大家是怎么看的?
柳梦璃:我也会担心你啊~菱纱。
貌似梦璃第一次说有趣的话…
韩菱纱:老人家~我们也不知道您正梦见喝美酒啊,所谓不知者不罪,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计较了。
菱纱的口才……
云天河:……呃,那个……菱纱说喝酒伤身,我喝多了会被她骂,还有别的办法吗?
柳梦璃:……
梦璃和我们都认识到菱纱对天河的重要性。
财神爷:小姑娘,别以为小声说我坏话,我就听不见。你问我答~天上各路财神一大把,要是不想办法敛财,哪来的财可以散?单是我的这身行头也不便宜呐——
仔细一看,其实很有道理啊,哈哈~~~~
云天河:是啊,好像夏天山里的蚊子,越杀越多。
这比喻真无敌!
夙瑶:吾辈修仙,正是要从生死大梦中超脱,才可窥得世间真意。
我还真被她给忽悠住了。
慕容紫英:你们几个,言之无聊,成何体统!
几个朋友互相夸几句居然就不成体统,琼华派的繁规可见一斑。
柳梦璃:嗯……云公子,梦璃知道了……
以自己的名字自称,梦璃的倾心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云天河:呵呵,那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韩菱纱:什么?!哪有人会跑去沙漠里玩?
云天河:不行吗?
韩菱纱:哎,跟你说不清,反正那里面很没意思,又危险,去了也白去。

韩菱纱: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显得我是大坏蛋~

菱纱不同意去沙漠,我看主要是因为不想让梦璃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优越的大小姐去沙漠里受苦的缘故。(最后一句为证)如果仅有天河和菱纱,多半菱纱说天河几句后还是会同意,顶多也就是嘱咐他别惹麻烦。可是梦璃并未承她的情,而是想让天河做他想做的事。以我的个人经历,这时候菱纱的感觉应该是很不爽的,可是她并没有怎么样,而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倒显得我是大坏蛋”把自己的委屈(自己完全可以同意天河,可是为梦璃着想而扫了天河的兴,势必让天河失望。可梦璃却站在支持天河的立场帮天河达成愿望。表面上两个人对天河的态度可是一目了然。菱纱的好心可不是天河这种大呆子所能明白的)给盖过去了。这原因除了菱纱知道梦璃并无不是故意充好人外,还是由于她心胸的确宽广。可即便菱纱这样宽容但在和天河初到寿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抓狂,可见天河那时真的是不让人省心啊


寒夜剑鸣·三寒器
慕容紫英:掌门,弟子冒昧,有要事求见!
慕容紫英:你们随我来。

紫英与琼华那帮打着助人的幌子升仙的家伙是完全不同的,他是真的想救人于水火之中。因此眼见月牙村如此的处境,他表面平静,内心的焦急定未稍减(他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苦的村子,因为后面夙瑶说他从前不会这样)。这里应该是顾不上这许多规矩,没等夙瑶答话直接通报一声就进去了。
云天河:可是掌门……那个水林猪……
夙瑶:嗯?
慕容紫英:出去。
云天河:我……
柳梦璃:云公子……(摇头)
云天河:好……知道了。

自从女萝岩那里菱纱跌入陷阱后梦璃显示出超常的镇定之后,天河对梦璃的处事都是十分信任的。后面的天河第一次强夺望舒不成的CG动画中,也是梦璃的几个动作让天河从无望的争夺中停下来。
夙瑶:……如此说来,假以时日,他修为突飞猛进,甚至更胜于你,也不是不可能了?
夙瑶嫉贤妒能,听到紫英这么说天河,危机感顿生,紧接着就告诉紫英“只教授他们三人简单的练气吐纳,其他高深剑术不必涉及”。
慕容紫英:云天河!你们简直目无规矩!连禁地都敢闯!
云天河:可是……师叔你不是也来了吗?

紫英对自己第一次收的几个徒弟还是很爱惜的,看到他们犯下大错,并没有直接向掌门禀报,而是不惜以身范险,想把他们几个从禁地带出来日后私了。
云天河:(……玄霄……呵呵,感觉跟爹有点像,可是又不太一样……)
玄霄蔑视繁文缛节和天青“这是剑”的取名方式异曲同工,但和天青不受拘束情感外露言笑不禁的性格不同。
云天河:要去一整天?!那,一日三顿饭怎么办?
慕容紫英:思过便是思过,岂能容你存有这些杂念!
云天河:…………
云天河:(菱纱,你乱说,他算什么好人……)

一日三餐对天河的重要性比对一般人要强得多啊,以致他直接就得出紫英不是好人的结论-_-!!
柳梦璃:很谢谢云公子要保护我与菱纱一生一世……我听了真的很高兴……只要云公子不嫌弃我,我们可以一起…………去很多地方玩……

99.9%的人都看了